本日经文
创世记 43

1 那地的饥荒甚大。
2 他们从埃及带来的粮食吃尽了,他们的父亲就对他们说,你们再去给我籴些粮来。
3 犹大对他说,那人谆谆地诰诫我们说,你们的兄弟若不与你们同来,你们就不得见我的面。
4 你若打发我们的兄弟与我们同去,我们就下去给你籴粮。
5 你若不打发他去,我们就不下去,因为那人对我们说,你们的兄弟若不与你们同来,你们就不得见我的面。
6 以色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我,告诉那人你们还有兄弟呢?
7 他们回答说,那人详细问到我们和我们的亲属,说,你们的父亲还在吗?你们还有兄弟吗?我们就按着他所问的告诉他,焉能知道他要说,必须把你们的兄弟带下来呢?
8 犹大又对他父亲以色列说,你打发童子与我同去,我们就起身下去,好叫我们和你,并我们的妇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于死。
9 我为他作保。你可以从我手中追讨,我若不带他回来交在你面前,我情愿永远担罪。
10 我们若没有耽搁,如今第二次都回来了。
11 他们的父亲以色列说,若必须如此,你们就当这样行,可以将这地土产中最好的乳香,蜂蜜,香料,没药,榧子,杏仁都取一点,收在器具里,带下去送给那人作礼物,
12 又要手里加倍地带银子,并将归还在你们口袋内的银子仍带在手里。那或者是错了。
13 也带着你们的兄弟,起身去见那人。
14 但愿全能的神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释放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吧。
15 于是,他们拿着那礼物,又手里加倍地带银子,并且带着便雅悯,起身下到埃及,站在约瑟面前。
16 约瑟见便雅悯和他们同来,就对家宰说,将这些人领到屋里。要宰杀牲畜,预备筵席,因为晌午这些人同我吃饭。
17 家宰就遵着约瑟的命去行,领他们进约瑟的屋里。
18 他们因为被领到约瑟的屋里,就害怕,说,领我们到这里来,必是因为头次归还在我们口袋里的银子,找我们的错缝,下手害我们,强取我们为奴仆,抢夺我们的驴。
19 他们就挨进约瑟的家宰,在屋门口和他说话,
20 说,我主阿,我们头次下来实在是要籴粮。
21 后来到了住宿的地方,我们打开口袋,不料,各人的银子,分量足数,仍在各人的口袋内,现在我们手里又带回来了。
22 另外又带下银子来籴粮。不知道先前谁把银子放在我们的口袋里。
23 家宰说,你们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们的神和你们父亲的神赐给你们财宝在你们的口袋里。你们的银子,我早已收了。他就把西缅带出来,交给他们。
24 家宰就领他们进约瑟的屋里,给他们水洗脚,又给他们草料喂驴。
25 他们就预备那礼物,等候约瑟晌午来,因为他们听见要在那里吃饭。
26 约瑟来到家里,他们就把手中的礼物拿进屋去给他,又俯伏在地,向他下拜。
27 约瑟问他们好,又问,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他还在吗?
28 他们回答说,你仆人我们的父亲平安。他还在。于是他们低头下拜。
29 约瑟举目看见他同母的兄弟便雅悯,就说,你们向我所说那顶小的兄弟就是这位吗?又说,小儿阿,愿神赐恩给你。
30 约瑟爱弟之情发动,就急忙寻找可哭之地,进入自己的屋里,哭了一场。
31 他洗了脸出来,勉强隐忍,吩咐人摆饭。
32 他们就为约瑟单摆了一席,为那些人又摆了一席,也为和约瑟同吃饭的埃及人另摆了一席,因为埃及人不可和希伯来人一同吃饭。那原是埃及人所厌恶的。
33 约瑟使众弟兄在他面前排列坐席,都按着长幼的次序,众弟兄就彼此诧异。
34 约瑟把他面前的食物分出来,送给他们。但便雅悯所得的比别人多五倍。他们就饮酒,和约瑟一同宴乐。


读经运动
以色列的家庭团圆

这 43章的焦点是关于约瑟(那被丢弃的儿子)的主动——为要实行雅各大家庭的和解(恢复关系)步骤。在当时世界的饥荒爆发的背景中,触发了一个很大的讽刺,上帝的选民也同样遭受饥荒,并且必要向外邦人(埃及)求助——至少那是他们的想法,之前他们还未晓得有权在这个外邦国管理五谷的人是上帝应许赐福于他的选民的其中一个合法的继承人。

本章故事的开始是报告说饥荒还是席卷全地,而雅各大家庭的粮食已经吃尽了。他们无可奈何,还是必须再次面对埃及的掌权者——他要求小儿子的出现——才能够得到足够的粮食。经过一场小小的辩论,最后他们带着双倍的银子出发到埃及,为要分散那掌权者对他们的小兄弟的注意。很可惜,他们的努力没有成功。他们非常惊讶看到被解放的西缅身体健壮,那掌权者甚至邀他们一同吃饭。当约瑟看见他的弟弟,他非常的感动,以致他急忙退下寻找可哭之地。本章最后是以以色列的儿子们简单的团圆为结束。

把这个故事记载在圣经中肯定具有比仅仅怀念家庭的更深刻意义,因为这个故事涉及两个重要原则:第一,这个故事表明了上帝对雅各家的非凡眷顾。当时雅各的孩子们肯定没有想到他们能够重新合一。第二,这个故事提醒我们,上帝保守看顾雅各全家——特别是保守约瑟——还叫他们能够成为将祝福散播到全世界的选民。上帝赐给雅各家的恩典是何等的奇妙,显明了信实上帝的应许。我们的上帝是信实的上帝。你是否已经忠于他吗?[宋汉文 传道/陈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