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士师记 19

1  当以色列中没有王的时候,有住以法莲山地那边的一个利未人,娶了一个犹大伯利恒的女子为妾。
2  妾行淫离开丈夫,回犹大的伯利恒,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个月。
3  他丈夫起来,带著一个仆人、两匹驴去见他,用好话劝他回来。女子就引丈夫进入父家。他父见了那人,便欢欢喜喜地迎接。
4  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将那人留下住了三天。於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5  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对女婿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然後可以行路。」
6  於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亲对那人说:「请你再住一夜,畅快你的心。」
7  那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强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8  到第五天,他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等到日头偏西再走。」於是二人一同吃饭。
9  那人同他的妾和仆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对他说:「看哪,日头偏西了,请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这里住宿,畅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10  那人不愿再住一夜,就备上那两匹驴,带著妾起身走了,来到耶布斯的对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11  临近耶布斯的时候,日头快要落了,仆人对主人说:「我们不如进这耶布斯人的城里住宿。」
12  主人回答说:「我们不可进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过到基比亚去」;
13  又对仆人说:「我们可以到一个地方,或住在基比亚,或住在拉玛。」
14  他们就往前走。将到便雅悯的基比亚,日头已经落了;
15  他们进入基比亚要在那里住宿,就坐在城里的街上,因为无人接他们进家住宿。
16  晚上,有一个老年人从田间做工回来。他原是以法莲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亚;那地方的人却是便雅悯人。
17  老年人举目看见客人坐在城里的街上,就问他说:「你从那里来?要往那里去?」
18  他回答说:「我们从犹大的伯利恒来,要往以法莲山地那边去。我原是那里的人,到过犹大的伯利恒,现在我往耶和华的殿去,在这里无人接我进他的家。
19  其实我有粮草可以喂驴,我与我的妾,并我的仆人,有饼有酒,并不缺少什麽。」
20  老年人说:「愿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给你,只是不可在街上过夜。」
21  於是领他们到家里,喂上驴,他们就洗脚吃喝。
22  他们心里正欢畅的时候,城中的匪徒围住房子,连连叩门,对房主老人说:「你把那进你家的人带出来,我们要与他交合。」
23  那房主出来对他们说:「弟兄们哪,不要这样作恶;这人既然进了我的家,你们就不要行这丑事。
24  我有个女儿,还是处女,并有这人的妾,我将他们领出来任凭你们玷辱他们,只是向这人不可行这样的丑事。」
25  那些人却不听从他的话。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给他们,他们便与他交合,终夜凌辱他,直到天色快亮才放他去。
26  天快亮的时候,妇人回到他主人住宿的房门前,就仆倒在地,直到天亮。
27  早晨,他的主人起来开了房门,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妇人仆倒在房门前,两手搭在门槛上;
28  就对妇人说:「起来,我们走吧!」妇人却不回答。那人便将他驮在驴上,起身回本处去了。
29  到了家里,用刀将妾的尸身切成十二块,使人拿著传送以色列的四境。
30  凡看见的人都说:「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现在应当思想,大家商议当怎样办理。」


读经运动
以色列民的道德沦丧

本 日经文叙述以色列民远离上帝,道德大沦丧时的状况。他们的道德沦丧与罗得时代所多玛城的道德沦丧有相似之处。请注意在《创世记》19:5里的”任我们所为”和在《士师记》19:22里的”与他交合”均是同性性交的意思。在上述两处经文里,两个屋主都分别表示愿将自己的女儿献出替代男客交给恶徒玷污(《创世记》19:8、《士师记》19:24)。这点说明当时女性极被轻视。将男客视为比女孩更为宝贵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在本日经文里,那利未人对待自己的妾的做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残忍。那妾是他从父母家里领回来的。遭到祸害威胁时,他抓住那妾交给恶徒去凌辱,而他自己却呼呼大睡,不知那妾天快亮时,回到他住的房门前,倒毙在那里了(《士师记》19:26-27)。

《士师记》的最后五章说明以色列民之所以道德沦丧是因为当时在以色列无王,各人任意而行(17:6、18:1、19:1、21:25)。但我们不能单凭字面意义去理解上述说明。根据整部《圣经》的真理教导,可清楚看到,上帝要祂自己的子民尊祂为王(请参阅《诗篇》5:3;10:16;24:7-10;44:5;47:3、7-8)。以色列民不尊上帝为王,导致他们无所凭借,任意而行。理当带领民众敬拜上帝的利未族也未能恪尽职守。愿意被米迦雇用成为他家神堂的祭司的利未人就是一例(《士师记》17:7-12)。本章叙述的利未人道德水准也极为低下。在当今时代,上帝要我们每个信徒都能以祭司的身份向世界传扬上帝的作为(《彼得前书2:9》。您是否已守本分,执行祭司的职责?[陈仙果传道/张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