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路得记 1

1  当士师秉政的时候,国中遭遇饥荒。在犹大、伯利恒,有一个人带著妻子和两个儿子往摩押地去寄居。
2  这人名叫以利米勒,他的妻名叫拿俄米;他两个儿子,一个名叫玛伦,一个名叫基连,都是犹大伯利恒的以法他人。他们到了摩押地,就住在那里。
3  後来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剩下妇人和他两个儿子。
4  这两个儿子娶了摩押女子为妻,一个名叫俄珥巴,一个名叫路得,在那里住了约有十年。
5  玛伦和基连二人也死了,剩下拿俄米,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
6  他就与两个儿妇起身,要从摩押地归回;因为他在摩押地听见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
7  於是他和两个儿妇起行离开所住的地方,要回犹大地去。
8  拿俄米对两个儿妇说:「你们各人回娘家去吧。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
9  愿耶和华使你们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於是拿俄米与他们亲嘴。他们就放声而哭,
10  说:「不然,我们必与你一同回你本国去。」
11  拿俄米说:「我女儿们哪,回去吧!为何要跟我去呢?我还能生子作你们的丈夫吗?
12  我女儿们哪,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
13  你们岂能等著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著他们不嫁别人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因为耶和华伸手攻击我。」
14  两个儿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
15  拿俄米说:「看哪,你嫂子已经回他本国和他所拜的神那里去了,你也跟著你嫂子回去吧!」
16  路得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17  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的降罚与我。」
18  拿俄米见路得定意要跟随自己去,就不再劝他了。
19  於是二人同行,来到伯利恒。他们到了伯利恒,合城的人就都惊讶。妇女们说:「这是拿俄米吗?」
20  拿俄米对他们说:「不要叫我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
21  我满满的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的回来。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这样,你们为何还叫我拿俄米呢?」
22  拿俄米和他儿妇摩押女子路得,从摩押地回来到伯利恒,正是动手割大麦的时候。


读经运动
抓住应许
何美瑟传道 / 张翼啸

形势不确定时,你会采取什么措施?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人们将尽力谋求机会和保障以获得确定,可不?但《路得记》第1章却记述了两种不同的应对态度。

先看以利米勒和拿俄米的应对态度。当时士师领导的以色列民奉行“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21:25)的人生哲理。上帝允许以色列国,甚至在被称为“面包房“的伯利恒发生饥荒,以此来管教祂的子民。讽刺的是,这场饥荒促使其名字之意为“我的神是王”的以利米勒离开应许之地逃荒,到不敬畏上帝的摩押地去寻求生活保障。不久,他的两个儿子娶了摩押女子为妻。到了异地之后,以利米勒一家人的生活改善了吗?没有!更惨的是,这一家的男子全都在摩押地相继离世,只剩下无男子撑家的身处异地的寡妇拿俄米和两个相陪的摩押出身的儿媳俄珥巴和路得。此时,拿俄米的唯一希望是归回故里。她听说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1:6)。拿俄米回到同胞中间后,黯然地说,“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她表示自己再也不是“拿俄米”——“甜”的意思,而是“玛拉”——“苦”的意思(1:20-21)。

再看摩押出身的儿媳路得的应对态度。路得选择陪同婆婆拿俄米到以色列,她非常陌生的地方去。她宣称:“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1:16)。以利米勒和拿俄米只聚焦他们所面对的生活困境,没考虑到上帝的主权和计划,而路得恰恰相反,她相信上帝是永活的,并以此信念与不确定性共舞。

你又如何呢?面对不确定性时是否依然持守信心?生活之道充满迂回曲折时,是否仍然抓住上帝的应许?你信不信上帝的计划永远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