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撒母耳记下》20

1  在那里恰巧有一个匪徒,名叫示巴,是便雅悯人比基利的儿子。他吹角,说:「我们与大卫无分,与耶西的儿子无涉。以色列人哪,你们各回各家去吧!」
2  於是以色列人都离开大卫,跟随比基利的儿子示巴。但犹大人从约但河直到耶路撒冷,都紧紧跟随他们的王。
3  大卫王来到耶路撒冷,进了宫殿,就把从前留下看守宫殿的十个妃嫔禁闭在冷宫,养活他们,不与他们亲近。他们如同寡妇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4  王对亚玛撒说:「你要在三日之内将犹大人招聚了来,你也回到这里来。」
5  亚玛撒就去招聚犹大人,却耽延过了王所限的日期。
6  大卫对亚比筛说:「现在恐怕比基利的儿子示巴加害於我们比押沙龙更甚。你要带领你主的仆人追赶他,免得他得了坚固城,躲避我们。」
7  约押的人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并所有的勇士,都跟著亚比筛,从耶路撒冷出去追赶比基利的儿子示巴。
8  他们到了基遍的大磐石那里,亚玛撒来迎接他们。那时约押穿著战衣,腰束佩刀的带子,刀在鞘内;约押前行,刀从鞘内掉出来。
9  约押左手拾起刀来,对亚玛撒说:「我兄弟,你好啊!」就用右手抓住亚玛撒的胡子,要与他亲嘴。
10  亚玛撒没有防备约押手里所拿的刀;约押用刀刺入他的肚腹,他的肠子流在地上,没有再刺他,就死了。约押和他兄弟亚比筛往前追赶比基利的儿子示巴。
11  有约押的一个少年人站在亚玛撒尸身旁边,对众人说:「谁喜悦约押,谁归顺大卫,就当跟随约押去。」
12  亚玛撒在道路上滚在自己的血里。那人见众民经过都站住,就把亚玛撒的尸身从路上挪到田间,用衣服遮盖。
13  尸身从路上挪移之後,众民就都跟随约押去追赶比基利的儿子示巴。
14  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直到伯玛迦的亚比拉,并比利人的全地;那些地方的人也都聚集跟随他。
15  约押和跟随的人到了伯玛迦的亚比拉,围困示巴,就对著城筑垒;跟随约押的众民用锤撞城,要使城塌陷。
16  有一个聪明妇人从城上呼叫说:「听啊,听啊,请约押近前来,我好与他说话。」
17  约押就近前来,妇人问他说:「你是约押不是?」他说:「我是。」妇人说:「求你听婢女的话。」约押说:「我听。」
18  妇人说:「古时有话说,当先在亚比拉求问,然後事就定妥。
19  我们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为何要毁坏以色列中的大城,吞灭耶和华的产业呢?」
20  约押回答说:「我决不吞灭毁坏,
21  乃因以法莲山地的一个人比基利的儿子示巴举手攻击大卫王,你们若将他一人交出来,我便离城而去。」妇人对约押说:「那人的首级必从城墙上丢给你。」
22  妇人就凭他的智慧去劝众人。他们便割下比基利的儿子示巴的首级,丢给约押。约押吹角,众人就离城而散,各归各家去了。约押回耶路撒冷,到王那里。
23  约押作以色列全军的元帅;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统辖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
24  亚多兰掌管服苦的人;亚希律的儿子约沙法作史官;
25  示法作书记;撒督和亚比亚他作祭司长;
26  睚珥人以拉作大卫的宰相。


读经运动
为你所说的话负责
于温光传道/孙茵

煽动是最有效的分裂工具。煽动者以狡诈的言词颠倒是非,歪曲事实。发生在吉甲的争端是犹大支派和其他以色列支派之间的予盾,后来被比基利的儿子示巴利用来煽动犹大支派以外的以色列民众。他以大卫王偏爱犹大支派为由,煽动其他支派说他们尽管都于大卫王有功,但却丝毫与王无分。那时的以色列人正处于激动状态,便轻易被他激怒了。大卫王认为这件事会威胁以色列的合一。示巴这件事还未解决,又同时发现大卫王所选择作元帅的亚玛谢在平叛乱的事上延误。无论是示巴或亚玛谢都会成为恢复统一以色列国的障碍。

眼见亚玛谢不忠的态度,加上示巴叛乱的意图愈明显,很可能造成比押沙龙叛变更严重的威胁,大卫王便命令亚比帅去捉拿示巴,那时约押和众军首领随行。亚玛谢察覚到大卫王已发现自己的不忠,便主动启程追逐示巴至到基遍。不幸盛怒之下的约押一见亚玛谢便把他杀了,因为约押认为亚玛谢是个隠患,虽然隐而未现但终会从内部破坏王国。击杀亚玛谢后,约押便追赶示巴至到伯玛迦的亚比拉城外。眼看约押和军队用锤撞击,城墙倒塌在即,一个妇人挺身而出与约押谈判,她答应交出示巴头颅以示投降,条件是别毁了城墙。最后城内居民交出示巴头颅,也结束了这次的追杀。

务要当心言语,因它会带来极大的影响。我们必须为所说的话负责。一直以来,我们是否说造就人的话,或是喜欢散布煽动他人的话?要说造就他人的话,不说破坏他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