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以赛亚书》21

1  论海旁旷野的默示:有仇敌从旷野,从可怕之地而来,好像南方的旋风,猛然扫过。
2  令人凄惨的异象已默示於我。诡诈的行诡诈,毁灭的行毁灭。以拦哪,你要上去!玛代啊,你要围困!主说:我使一切叹息止住。
3  所以,我满腰疼痛;痛苦将我抓住,好像产难的妇人一样。我疼痛甚至不能听;我惊惶甚至不能看。
4  我心慌张,惊恐威吓我。我所羡慕的黄昏,变为我的战兢。
5  他们摆设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领啊,你们起来,用油抹盾牌。
6  主对我如此说:你去设立守望的,使他将所看见的述说。
7  他看见军队,就是骑马的一对一对的来,又看见驴队,骆驼队,就要侧耳细听。
8  他像狮子吼叫,说: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楼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9  看哪,有一队军兵骑著马,一对一对的来。他就说: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
10  我被打的禾稼,我场上的谷啊,我从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那里所听见的,都告诉你们了。
11  论度玛的默示:有人声从西珥呼问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12  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13  论亚拉伯的默示:底但结伴的客旅啊,你们必在亚拉伯的树林中住宿。
14  提玛地的居民拿水来,送给口渴的,拿饼来迎接逃避的。
15  因为他们逃避刀剑和出了鞘的刀,并上了弦的弓与刀兵的重灾。
16  主对我这样说:「一年之内,照雇工的年数,基达的一切荣耀必归於无有。
17  弓箭手所余剩的,就是基达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为这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的。」


读经运动
务要醒悟到自己有限!
邱隆泰传道/古建江

巴比伦民(21:1-10)、以东民(21:11-12)和阿拉伯民(21:13-17),看起来强大,可是脱离不了上帝的刑罚。巴比伦是自高的象征。他们觉得强盛,以致对威胁他们的危险不警惕。不奇怪,他们之毁灭好像旋风猛然扫过,又如产难之妇临产突觉疼痛(21:1-3)。以拦和米底亚人忽然来的进攻(21:2),发生在伯沙撒王设宴之时。更详细之记载可参阅但以理书5章。在但以理书里,进攻者被称为米底亚人和波斯人(《但以理书》5:28)。度玛是以东人所住的城市,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此他们感到固若金汤,稳如泰山。底但的客旅是提玛地的居民,而基达人是阿拉伯民,即亚伯拉罕由基土拉所生的后裔,他们居于迦南以东(《创世记》25:1-6,12)。他们正如犹大王朝的一座堡垒,可以防御从东方来攻的敌人—-例如,来自亚述民和巴比伦民—-历来好战欲扩张势力范围。一般上,这些阿拉伯人身强力壮住在帐篷里。对于这些看起来强盛的民,灾难的来到被描述为”黑夜将临”(《以赛亚书》21:12)和”基达的一切荣耀必归于无有”(21:16)。

许多人认为自己有权有势,所以行事过份,比如对较软弱者行强暴。现今,新冠病毒大流行,很多自认身体强壮者不顾政府发出保持距离、佩戴口罩和殷勤洗手的劝言,甚至有人强迫要去见确实感染病毒的人。此等看似”了不起”或”有信心”的举动,实际上是愚蠢之举。上帝命定了对每个人包括信徒生效的自然规律,因此信徒生活理当遵从上帝,而不是调度上帝。本日经文强调,就是强盛的民也不能避免上帝的惩罚!您是否意识到在上帝面前您是何等的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