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诗篇》42

1  (可拉後裔的訓誨詩,交與伶長。)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2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神呢?
3  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的對我說:你的神在那裡呢?
4  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
5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
6  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但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
7  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
8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9  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
10  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不住的對我說:你的神在那裡呢?
11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作幫助),是我的神。

《诗篇》43

1  神啊,求你伸我的冤,向不虔誠的國為我辨屈;求你救我脫離詭詐不義的人。
2  因為你是賜我力量的神,為何丟棄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
3  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實,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
4  我就走到神的祭壇,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裡。神啊,我的神,我要彈琴稱讚你!
5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作幫助),是我的神。


读经运动
渴想上帝
郭拿单牧师/古建江

诗篇42-43篇是一位正在被虏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所写的。作者必须生活在拜偶像的异国他乡。不人道的待遇??比如,做苦工、被咒骂、被侮辱??是以色列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心灵受压抑;仿佛,上帝没有临格在其子民的生活中。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诗人并非静默不言。他在属灵的抑郁中找出路。

首先,诗人渴想上帝。诗人把自己描绘成非常口渴的瘦鹿,极其渴慕溪水(42:1-3)。这样的描述,对经历灵命干渴的诗人来说是很恰当的!有许多人正在经受沉重的压力,可惜他们对上帝却无渴慕感。反过来,他们设法用世俗的东西来满足他们的心灵。

其次,诗人回想上帝的美善。诗人再度记起以前他如何热心敬拜上帝(42:4)。当时诗人与上帝的关系是何等亲密。他获得口舌难以形容的享受和喜乐。这美好的回忆激起诗人心中的盼望,他向往能够再次跟上帝团契。

其三,诗人自言自语(self-talk)或者跟自己对话。诗人不愿沉溺在消极的情感里。为此缘故,诗人设法用积极的言语来控制自己的感情。诗人对自己的心灵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42:5上)。另外,诗人鼓励自己的心灵说:”应当仰望上帝,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是我的上帝”(42:11下)。

现今疫情之下,面对沉重的挣扎和压力,我们渴想上帝乃是理所当然的。回顾上帝的美善和积极地自言自语(self-talk),我们将预备好去迎接人生中任何的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