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经文
《列王纪上》11:14-43

14  耶和华使以东人哈达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他是以东王的後裔。
15  先前大卫攻击以东,元帅约押上去葬埋阵亡的人,将以东的男丁都杀了。
16  约押和以色列众人在以东住了六个月,直到将以东的男丁尽都剪除。
17  那时哈达还是幼童;他和他父亲的臣仆,几个以东人逃往埃及。
18  他们从米甸起行,到了巴兰;从巴兰带著几个人来到埃及见埃及王法老;法老为他派定粮食,又给他房屋田地。
19  哈达在法老面前大蒙恩惠,以致法老将王后答比匿的妹子赐他为妻。
20  答比匿的妹子给哈达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基努拔。答比匿使基努拔在法老的宫里断奶,基努拔就与法老的众子一同住在法老的宫里。
21  哈达在埃及听见大卫与他列祖同睡,元帅约押也死了,就对法老说:「求王容我回本国去。」
22  法老对他说:「你在我这里有什麽缺乏,你竟要回你本国去呢?」他回答说:「我没有缺乏什麽,只是求王容我回去。」
23  神又使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他先前逃避主人琐巴王哈大底谢。
24  大卫击杀琐巴人的时候,利逊招聚了一群人,自己作他们的头目,往大马色居住,在那里作王。
25  所罗门活著的时候,哈达为患之外,利逊也作以色列的敌人。他恨恶以色列人,且作了亚兰人的王。
26  所罗门的臣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他是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他母亲是寡妇,名叫洗鲁阿。
27  他举手攻击王的缘故,乃由先前所罗门建造米罗,修补他父亲大卫城的破口。
28  耶罗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
29  一日,耶罗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罗人先知亚希雅在路上遇见他;亚希雅身上穿著一件新衣。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
30  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
31  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
32  (我因仆人大卫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
33  因为他离弃我,敬拜西顿人的女神亚斯他录、摩押的神基抹,和亚扪人的神米勒公,没有遵从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亲大卫一样。
34  但我不从他手里将全国夺回;使他终身为君,是因我所拣选的仆人大卫谨守我的诫命律例。
35  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你,
36  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使我仆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里,在我面前长有灯光。
37  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
38  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
39  我必因所罗门所行的使大卫後裔受患难,但不至於永远。』」
40  所罗门因此想要杀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却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那里,就住在埃及,直到所罗门死了。
41  所罗门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智慧都写在所罗门记上。
42  所罗门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众人的王共四十年。
43  所罗门与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亲大卫的城里。他儿子罗波安接续他作王。


读经运动
上帝在历史上的主权
宋汉文牧师/古建江

“悲剧”这个词源于希腊文的tragos—-意即”山羊”—-和oide —-意即”歌曲”。按照字义”tragedi”意即”山羊之歌”。可能”tragedi”这个词是来自于希腊戏剧节里的表演,就是把一只不讨喜悦的山羊当作安慰奖送给败的一方。因此,”tragedi”被定义为”由于主角道德败坏,其结局不幸福或者遭灾祸,以悲剧而告终的一出戏”。所罗门的人生之所以是悲剧,乃是因为他道德败坏灵命坠落造成灾祸结束一生。纵然,大半段的人生充满了智慧和财富的色彩,,可是人生的终点却领到了一只”山羊”,一项不光彩的”安慰奖”。问题再也不能避免!以色列民族的黄金时代,所罗门王朝的鼎盛时期即将落下帷幕!

本日经文中,能够清楚地看到上帝的主权。上帝为所罗门兴起若干仇敌:其一,哈达,以东王与法老王的妹妹生下的后裔(11:14-22)。其二,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亚兰王(11:23-25)。其三,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先知亚希雅预言—-他将成为以色列十个支派的王(11:26-39)。一般上,不论报刊或者历史学家都不可能这样记述,说灿烂辉煌的所罗门王朝的结束是由于上帝之插手。他们只不过去寻找因果的关系,具影响力的因素,造成事件发生的动机。值得注意,所罗门王三仇敌之出现,是公然地被提出来,原因是上帝的”手指”在那里行使祂的主权。

上帝对所罗门王所采取的行动符合之前祂与大卫王立约的原则(参阅《撒母耳记下》7:14)。上帝连贯性地执行祂在先已经公布的步骤。我们必须时刻忠于上帝。只有起步是不够的—-在主里面,不但要做好家事、工作和事奉,而且还要坚持到底。您是否已经设法总是走正确的道路呢?